<dd id="pzo7j"></dd>

    <em id="pzo7j"><acronym id="pzo7j"></acronym></em><rp id="pzo7j"><strike id="pzo7j"></strike></rp>

    1. <button id="pzo7j"><object id="pzo7j"></object></button>
      <em id="pzo7j"><acronym id="pzo7j"></acronym></em>
      您好,歡迎光臨南京廣潤生物制品有限公司
      返回首頁 | 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產品搜索
      野百合堿處理大鼠肺動脈高壓模型的塑造
      首頁 > 廣潤快報

      聲明:本文章摘自期刊,非本公司自行發表,僅供學習參考,不做其他用途。

      野百合堿處理大鼠肺動脈高壓模型的塑造

      作者:王毅 林偉 施舉紅    作者單位:325000 浙江省溫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王毅 林偉)100000 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院(施舉紅) 

      【關鍵詞】  野百合

      基金項目溫州市科委基金資助(Y2006A010)

      肺動脈高壓尤其是特發性肺動脈高壓(Idiopathic Pulmonary Artery Hypertension,IPAH)是一種預后極差的疾病,其發病機制不明,治療棘手。野百合堿(Monocrotatine,MCT)屬于豆科植物野百合屬,它所引起的肺動脈高壓(Pulmonary Artery Hypertension,PAH)大鼠是一種較為理想的肺動脈高壓動物模型[1,2],在MCT-PAH動物模型大鼠血清中已發現內皮素-1ET-1)、心鈉素(ANP)及血栓素2TXB2)明顯升高,而環鳥苷酸(CGMP)、降鈣素基因相關肽(CGRP)6--前列腺素(6-keto-PGF1a)明顯下降[3]。但不清楚這些炎癥介質的改變是PAH發病的起始原因,抑或是PAH的結果。作者觀察MCT所致PAH大鼠血清對肺動脈壓力、肺血管重塑的影響,以了解炎癥機制在PAH發病過程中的作用。

        1  材料與方法

        1.1  實驗動物與MCT溶液配制 

        雄性Wister SD大鼠140只,體重150180g,由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院實驗動物中心提供;MCT結晶(美國產溶解在0.5N鹽酸(HCL)溶液,用0.5N碳酸氫鈉(NaHCO3)調整pH7.4的溶液。

        1.2  MCT肺動脈高壓動物模型建立 

        MCT注射大鼠(單劑腹腔注射60mg/kg-120只為MCT-PAH動物模型組(MCT組),以相同劑量等張生理鹽水以相同方法注射正常大鼠10只為對照組(IS組);兩組大鼠正常飼養,每隔7d取各組大鼠1只處死,行大體病理觀察,且取血標本及肺組織保存;對照組在第28天(IS28),試驗組在第28天(MCT28)、第42天(MCT42)各取大鼠5只行右心導管檢查及肺動脈病理觀察。

        1.3  對照組用大鼠血漿(DB)和試驗組用大鼠血清(SB)制備。

        DB制備:取成年雄性Wistar SD級大鼠20只,體重150180g。在每只大鼠的尾靜脈處切一約1mm的切口,同時滴入肝素鈉和生鹽水(12)溶液0.20.5ml, 取血0.51.0ml, 分別取20只大鼠尾靜脈血20 ml。SB制備:取成年雄性Wistar SD級大鼠20只,體重150180g。一次性腹腔注射MCT 60mg/kg-1。飼養至14d,分別取20只大鼠尾靜脈血20ml。取得肝素抗凝大鼠血后,立刻以15002000r/min離心1520min后取上清液,儲藏-70℃冰柜保存。

        1.4  實驗與分組 

        將實驗大鼠分為對照組(D組)35只,試驗組(S組)35只。S組從大鼠陰莖靜脈注入SB的血漿液,D組用同樣劑量同樣方法注入DB的血漿液。兩組大鼠分別做好標志,飼養到第7天后每隔24d每組處死大鼠1,做大體病理觀察,17、22、53、60天,每組取5只大鼠進行肺動脈血流動力學測定后,處死實驗大鼠,取雙側肺組織,10%甲醛液固定保存。
        
        1.5  觀察指標 

        右心導管檢查:將烏拉坦(北京產)配制成12%濃度,稱取大鼠體重,以1.0ml/kg腹腔內注射,麻醉后分離右側頸內靜脈,置入微導管(北京協和醫院提供),連接Gould(美國產)心電監護儀,緩慢推送導管至右心房、右心室、肺動脈,出現典型穩定的壓力曲線波時,記錄右心室壓(RVP)、肺動脈收縮壓(PAP)及壓力曲線。紙速為5mm/s,計算平均肺動脈壓(mPAP)。肺動脈病理標本制作:切開大鼠左側胸腔,取左側肺組織,切除其上附著的縱隔組織后置入10%甲醛液固定,肺門橫斷取材、石蠟包埋,制片,HE染色。

        1.6  統計學處理 

        各項數據以(x±s)表示,采用SPSS 12.0統計軟件進行單因素方差分析及q檢驗。

        2  結果

          MCT處理大鼠肺動脈壓力(表1)及病理改變。對照組大鼠在整個試驗期全部生存(10只),而MCT處理大鼠試驗過程死亡4只。大體病理:對照組大鼠肺組織呈淡紅色,未見出血點、瘀點、瘀斑;單劑注射MCT大鼠在MCT7、14、21、28、35、42天肺組織表現變蒼白,均見不同程度的瘀點瘀斑,隨時間延長更趨明顯。試驗組SB7、9肺表面基本正常,SB12、14、17、19、21、23、27兩側肺表面變白均可見點狀出血灶、瘀斑,右肺中、后葉明顯。光鏡檢查:觀察對照組肺動脈血管,內皮細胞扁平連續,細胞分布均勻,大小厚薄較一致。試驗組肺動脈內膜增生,中層增厚(圖1、2),并隨時間的延長日趨嚴重(圖3、4),SB60動脈中膜厚度比例已達正常對照組的兩倍之多(圖5)。電鏡檢查:對照組正常肺動脈內皮細胞扁平緊緊地粘附在基底膜上,細胞的游離面出現微紱毛突起。試驗組SB17肺動脈壁增厚,平滑肌增生,平滑肌細胞核固縮(圖6);SB22平滑肌細胞增寬,膠原纖維增生(圖7);SB53內皮細胞基底部變窄,向血管腔內突出,部分核固縮,空泡拱橋樣改變(圖8);SB60彈力板粗不勻,內皮細胞空泡形成,血管壁增厚(圖9)。兩組肺動脈血流動力學檢測結果見表2。表1  MCT處理大鼠肺血流動力學與右心肥大指數的變化()2  試驗組與對照組肺動脈平均壓與右室壓的比較(略)

        3  討論    
        MCT被肝臟激活為親電子的MCT,引起肺血管內皮損傷及后續的肺血管重塑[4]。MCT可重復誘導嚴重的進展性肺動脈高壓在本研究中被證實,肺動脈壓力幾乎增加了3倍,同時觀察到右室肥厚和大鼠體重的下降,光鏡下觀察到肺血管重塑明顯,表現為內膜增生中層增厚及機化。并且MCT單劑注射后有4只大鼠完成試驗前因嚴重右心衰竭死亡。對MCT-PAH模型和PAH患者研究發現,許多炎癥因子與肺動脈收縮、細胞增殖、微血栓形成有著密切的相關性[5]。目前較公認炎癥因子有:TXA2、PGI2、NO(一氧化氮)、ET-1 5-HT5-羥色胺)、VIP(腸道血管活性肽)、VEGF(血管內皮生長因子)及腎上腺髓質素。但上述炎癥因子與肺動脈高壓發病相關研究的對象往往是MCT-PAH動物模型。MCT誘導大鼠的PAH機制是MCT直接對肺動脈毒性作用抑或后繼炎癥反應的綜合作用,故仍不清楚炎癥因子的改變是肺動脈高壓的標志抑或病因。也不能證實炎癥因子可直接導致PAH。    早在1991Estep JE等[6]用[14C]標記MCT研究MCT 60mg/kg-1腹腔內注射24h時組織分布,紅細胞、肝臟、腎臟、肺臟及血漿組織MCT水平分別為49、25、9、10、2 nmol/g-1,認為紅細胞作為MCT代謝產物的載體將毒性的MCT產物從肝臟運輸到肺,產生肺組織毒性作用。本研究利用MCT處理大鼠14d后的血清作為炎癥因子復合體,可以排除MCT的直接毒副作用對肺血管的損害,以觀察炎癥因子是否可能引起肺血管的重構。與正常大鼠的血漿液(DB組)對照,發現SB17已出現肺動脈內膜增生、中層增厚、腺泡小動脈的機化,這種病理改變并且在SB22、53、60更趨明顯。提示炎癥因子的復合液可以直接引起肺動脈內皮細胞損害及血管的重塑。SB17、22、53、60MPAP、RVPDB組相比,雖有上升趨勢,但兩組差異無顯著性,說明肺動脈壓力的升高比MCT-PAH大鼠緩慢些。
             
        本研究首次證實了MCT處理的血漿可以引起肺血管的重塑,提示炎癥因子在特發性肺動脈高發病機制中可能起著重要的作用,哪些炎癥因子可引起肺動脈高壓應做深入的研究。

      【參考文獻】
          曾志羽,黃海,李醒三.非洛地平對野百合堿所致大鼠肺動脈高壓的作用.中華結核和呼吸雜志,2002,25(8):461464.
        陳瑞芬,周光德,曹文軍,.野百合堿誘導實驗性肺動脈高壓病理形態觀察.電子顯微學報,2002,21(1):14.
        孫燕妮,劉忠令.野百合堿誘發肺動脈高壓大鼠血管活性物質的變化.中國藥理學通報,2001,17(5):573573.
        4 Pan LC, Lame MW, Morin D,et al. Red blood cells augment transport of reactive metabolites of monocrotaline from liver to lung in isolated and tandem liver and lung preparations. Toxicol Appl Pharmacol, 1991,110(2):336346. 
        5 Harrison W, Joseph Loscalz. Pulmonary Arterial Hypertension. NJEM,2004,351:16551665. 
        6 Estep JE, Lame MW, Morin D,et al. 14Cmonocrotaline kinetics and metabolism in the rat. Drug Metab Dispos, 1991,19(1):135139.

       

      亚洲欧美国产综合精品